<noframes id="xldtf">
      <sub id="xldtf"><address id="xldtf"><menuitem id="xldtf"></menuitem></address></sub>

      <address id="xldtf"></address>
        <form id="xldtf"><listing id="xldtf"></listing></form>

          分析 | 俄哈現階段關系存在哪些風險?哪些限制?

          【原標題】俄專家:哈薩克斯坦是對俄羅斯投資最具吸引力的國家之一

           

          應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邀請,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27日晚乘專機抵達莫斯科,開始對俄羅斯進行正式訪問。28日,托卡耶夫在莫斯科出席第十八屆哈薩克斯坦與俄羅斯地區間合作論壇。當天,托卡耶夫同普京舉行會晤。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系研究所后蘇聯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歷史學副博士斯坦尼斯拉夫·普里欽向Ia-centr.ru介紹了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伙伴關系目前的發展情況、取得的成就和不可避免的困難。

           

           

           

          問:俄哈關系動態如何,主要問題和風險是什么?

           

           


          答:建交30年來,俄哈積累了豐富的互動經驗,并為此形成堅實的法律監管框架。兩國在后蘇聯空間一體化進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一開始是在歐亞經濟共同體、關稅同盟、共同經濟空間框架內,現在是在歐亞經濟聯盟內部。


          俄哈是集安組織主要成員國,是對區域間問題研究最深入的國家,在經濟方面具有高度的相互依賴性。


          不幸的是,與任何具有高度相互依存關系的鄰國一樣,俄哈關系并非一帆風順。最近,兩國內政出現許多負面時刻、討論和趨勢。由于雙方社會對國內外政策問題的看法不同,兩國關系略有起伏。例如,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在哈薩克斯坦引起一整波爭論。


          哈薩克斯坦國內政治模式的變化有目共睹。該國逐漸從多民族轉向單民族觀念。根據2021年人口普查數據,哈薩克人數量占全國人口的70.4%。該國社會、語言和文化政策重點正在發生變化。國家最大限度地推廣哈薩克語,縮減俄語使用空間。


          但這些過程有時并不是沒有沖突。該國民族愛國主義活動家經常要求減少對俄羅斯的依賴,減少共同計劃,直至退出歐亞經濟聯盟。


          這種信息浪潮往往是在某位俄羅斯議員(有時是邊緣人),或電視節目主持人發表在哈薩克斯坦信息領域引起共鳴的發言后出現的。同時,該國媒體空間仍不受俄羅斯公眾的關注——一旦一些負面評價和口號進入俄羅斯媒體,將不可避免地成為索賠和關系惡化的理由。


          不得不承認,兩國關系在現階段仍易受各種危機的影響。

           

           

           

          問:2021年,俄羅斯在哈外國直接投資達19億美元。哈薩克斯坦的哪些經濟領域仍然吸引俄羅斯企業?

           

           

           

          答:從投資項目來看,能源、冶金、化工和金融占了很大一部分。俄企在哈薩克斯坦很活躍,合作議程包括里海邊境地區的一些大型聯合項目。盧克石油公司正與哈方合作伙伴共同開發卡拉恰甘納克油田,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也積極與哈薩克斯坦合作。


          與哈企密切合作的還有一些俄羅斯金屬貿易公司。此外,兩國積極開展太空合作,不僅在拜科努爾,而且還在“巴伊捷列克”聯合項目中。兩國在核領域也有合作方案,因為哈薩克斯坦是全球鈾礦最富集的地區之一。而俄羅斯是本身在為世界各地的核電站建設和燃料供應方面處于領先地位。


          就投資吸引力而言,哈薩克斯坦仍是后蘇聯空間中最具吸引力的國家之一。該國有非常先進和自由的商業登記、稅收和海關監管體系。


          從一方面來說,兩國地理位置相近,從另一方面來說,平行進口機制可以規避制裁限制。俄企可以將其辦公室轉移到哈,并從當地不受限制地出口產品。當然,這對哈薩克斯坦也是有利的:創造新就業崗位,增加稅基。

           

           

           

          問:由于哈薩克斯坦石油路線的多樣化,通過里海管道財團的石油供應是否會下降?

           

           


          答:情況并不簡單。俄羅斯是哈薩克斯坦的主要原油出口伙伴。哈薩克斯坦石油出口有80%-90%通過俄羅斯領土進入世界市場。這方面存在客觀和主觀困難。


          客觀因素是氣候問題和與嚴重基礎設施負荷有關的風險。由于大風暴,新羅西斯克石油碼頭經常發生事故,而制裁限制并不總是允許迅速找到設備來替換發生故障的機組,F在無法滿負荷使用里海管道財團的輸油管線,因為新羅西斯克的部分裝油設備由于維修被關閉。

           

          主觀因素是俄哈關系中的摩擦。另外,環境問題也不容忽視。漏油事故發生后,新羅西斯克法院裁定暫停里海石油管道的運營。還有經濟互動問題,因為里海管道財團對這次環境事故的后果并不完全負責。換言之,問題相當復雜。


          在這種情況下,哈總統已表態將實現石油出口途徑的多樣化。但該國在試圖實施該計劃時將面臨嚴重限制。

           

           

           

          問:哪些限制?

           

           

           

          答:里海管道財團是為田吉茲石油而建,將來也會為卡沙甘石油而建。任何通過阿塞拜疆、通過山口和里海的繞行路線在經濟上都無法與里海管道財團的線路競爭。前者的費用更高,需要大規模投資才能建立成熟的供應,而供應量要比里海石油管道少得多。


          為通過阿塞拜疆泵送至少1000萬噸石油,例如通過巴庫-第比利斯-杰伊漢路線,需要建成大型基礎設施。在哈薩克斯坦境內需建造一條石油管道到庫雷克碼頭。此外還需要擴大港口本身運力,增加油輪船隊。


          被視為潛在方向的巴庫-蘇普薩管道也有容量限制,并且需要大修,因為阿塞拜疆已很長時間沒有使用該管道。其大部分供應主要通過巴庫-第比利斯-杰伊漢管線。


          即使有數十億美元投資(可能沒有),也不可能實現完全多樣化。在這種情況下,即使5-6年內,哈薩克斯坦也只能將其石油產量的一小部分轉給阿塞拜疆。隨著卡沙甘油田擴大生產,這將更加困難。


          因此,無論如何,里海管道財團都將承擔運輸哈薩克斯坦石油的主要負擔。

           

           

           

          問:2021年俄哈雙邊貿易額達到創紀錄的242億美元。這一趨勢是否會繼續?

           

           


          答:在很大程度上會。根據2022年前幾個月的結果,積極趨勢得到保持,貿易量可能由于平行進口繼續增長。經濟指標仍是最能反映俄哈實際互動水平的指標。

           

           

           

          問:雙邊貿易的很大一部分(超過70%)發生在邊境地區。區域間合作對兩國伙伴關系的重要性有多大?

           

           


          答:俄哈擁有世界最長陸地邊界。2010年,歐亞開發銀行公布了俄哈合作對GDP形成影響的統計數據。研究發現,哈薩克斯坦約80%的GDP是在與俄羅斯接壤的地區形成的,而俄羅斯20%的GDP來自兩國邊境地區。


          此前俄哈陸地邊界關閉對邊境地區中小企業產生了嚴重影響,因為跨境交易受到阻礙。


          跨境合作對雙邊關系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但在很大程度上,這并不取決于中央政府的決定,而是取決于地方當局和當地企業的工作。由于擁有統一關稅區,兩國管轄范圍內的不同稅收條件使中小企業能夠合法從這一差異中獲利。
           

          來源:ia-centr.ru

          編譯:維卡

          AI客服
          我要投訴
          使用幫助
          常見問題
          被按摩师玩弄的人妻少妇

              
              
              <noframes id="xldtf">
              <sub id="xldtf"><address id="xldtf"><menuitem id="xldtf"></menuitem></address></sub>

              <address id="xldtf"></address>
                <form id="xldtf"><listing id="xldtf"></listing></form>